色酷全书

2019-01-10 17:28:46   来源:小人泡

愈来愈多,还都涌向同一个方向。出什么事了?叶思吟有些奇怪,莫不是赶上了庙会?战铭瞧了瞧周围的状况,眼疾手快地拦住一个忙着赶往不知何处的老人询问。你们不是江宁城的人吧?老人显然有些急切,却还是很耐着性子道,今儿是我们江宁城刺史大人的六十大寿,搭了戏台子,正唱戏发寿桃呢。语毕便匆匆离去。刺史的六十大寿?战铭蹙眉,区区一个从五品的官员,过寿竟有如此大的手笔,果真不是什么清官。吟儿,可想去瞧瞧?叶天寒不以为意。大事既成之后,李愔自是会调度百官,清理门户。叶思吟摇了摇头,遵循了前世的习惯,他仍是不喜人过多

花门里往花厅走去。进到屋里分宾主落座,小丫头上了茶果点心,又有人进来报说方仲君的两个同僚之妻并方仲威的一个部下妻子一起赶到,正在大门外下车入轿。李锦玉二人便又急忙迎了出去。临走之时,崔夫人卢氏二人也跟着起身,说明要到后宅给老夫人拜年,和李锦玉九卿二人一起出了花厅。熙来攘往,一个上午,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位方仲君和方仲威的同僚或部下的妻子。只是让九卿纳闷的是,却并不见方仲行有一个故人来访。九卿把疑问暗暗装在心里,觑了空问李锦玉,李锦玉语气带着不屑说道,他一个既无功名又无职守之人,上哪里来找同僚跟他互相拜贺?话语听起来很是不以为然。九卿暗忖,怪道甄氏一早吃完饭就和方仲行早早躲出去了呢,原来原因却在这里。又想起甄氏平时眼神里对李锦玉和自己有意无意的

(责编:色酷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