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巧云与野和尚大战

2019-01-10 16:52:51   来源:张柏芝艳照门

人在提着羊角宫灯的小厮引领下,进了一幢毫不起眼的宅子。暗黑的天色下,只见横竖交错的房子暗影幢幢地在半弯的弦月下静立着,给人一种沉稳踏实之感。终于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了,九卿心里顿时百感交集。早有提前到来的仆妇为他们准备了洗漱的热水。进了三间两厅的正房之后,九卿就着烛光抬眼打量屋里的布局。不大的房间,陈设简单。正对门口的北墙下放着一张长方的案几,上面陈设着一对镏金的双耳圆肚香炉,香炉上方的墙上贴着两幅图画,一幅观世音左手托瓶右手持柳图,一幅三仙挽花临溪戏闹图再看香案两侧分别放了几张方木椅,椅子的东边临一门口,挂着粉红的杭绸帘子。帘上绣着鸳鸯戏水图,帘楣上又绣着花好月圆四个梅花篆字,看起来这个屋子就应该是方仲威和她的卧室了。椅子西边也是一个门口,一道

到尽头,里头没有丝毫的感情,令人无从猜测他的想法。然叶思吟却察觉,爱人的眸中有一股算计的意味--算计?不出所料,叶天寒沉吟片刻便道:"醉月是本座的右护法,岂是容你说带走便能带走的?""......"擎苍无言,最终咬了咬牙,"本王答应,事成之后与太子殿下讲和,苗疆将在百年之内,臣服于中原,绝不发起战争。"一国的王者掷地有声的话语不禁令屋中的两人微微一愣。然更为震惊的却是手中端着药碗,立于门外的女子--一袭墨色的衣袍,不是醉月,又会是谁?这么多天以来初次想与擎苍说清楚道明白,告诉他她不会再回苗疆,却未料竟在门外听到

(责编:潘巧云与野和尚大战)